阿富汗撤军促欧盟加强战略自主

阿富汗撤军促欧盟加强战略自主日前,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提出组建一支5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的计划,引发广泛关注。尤其是在美国总统拜登反复强调“美国回来了”的背景下,欧盟此举引人深思。欧盟加…

阿富汗撤军促欧盟加强战略自主
日前,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提出组建一支5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的计划,引发广泛关注。尤其是在美国总统拜登反复强调“美国回来了”的背景下,欧盟此举引人深思。欧盟加强共同防务、组建一支快速反应部队的愿望之所以强烈和迫切,直接导火索是欧洲国家在阿富汗撤军上的混乱与无措。阿富汗撤军是欧盟战略自主的警醒铃,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表示,欧洲不需要另一个像阿富汗这样的地缘政治事件来促使自己认识到,欧盟必须努力争取更大的决策自主权和更大的全球行动能力。由此可见,阿富汗事件对欧洲国家触动之深。一是美国拒绝延长撤军行动的决定,使得欧洲国家撤离公民和阿富汗工作人员的行动狼狈不堪,美国甚至推诿相关责任,欧洲各国政府为此饱受国人指责。二是阿富汗行动的失败不只是美国的“西贡时刻”,也是追随美国参与北约行动的欧洲国家的失败,引发欧盟内部关于阿富汗行动意义的讨论。三是美欧部队撤出后,阿富汗局势再度动荡将产生更多难民,在经历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后,欧洲国家普遍没有意愿接受大量阿富汗难民。不仅如此,阿富汗还可能输出的暴恐袭击、有组织犯罪和非法毒品交易等风险,也将是欧洲需要面对的严峻挑战。欧盟计划组建快速反应部队的深层原因是对美国的不信任。在阿富汗撤离行动中,美国仓促应变,根本不与欧洲盟友进行战略协调,丝毫不顾及欧洲盟友的利益,这使得欧洲盟友纷纷怀疑“美国回来了”的意愿的真实性和能力的可靠性。为此,博雷利坦言,从阿富汗局势来看,欧盟需要对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的冲突局势作出反应,创建一支快速反应部队将有助于欧盟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言外之意是,美欧利益并非一致,欧洲必须发展自身的能力、尤其是军事能力,以便必要时捍卫自身的利益。而且,欧洲不愿像美国的“阿富汗溃败”那样,失去自身在国际事务上的话语权和可信度。欧盟追求战略自主的诉求由来已久。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发出“欧洲人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慨,紧接着欧盟也提出战略自主的愿景,并重点推进防务一体化,“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下众多项目的实施以及“战略指南针”进程的启动,都是近年来欧盟在军事领域战略自主抱负的体现。欧盟还将战略自主延伸到经济、产业和数字领域,先后提出建设“经济主权”“产业主权”和“数字主权”的诉求。不过,在拜登胜选后,欧洲方面的自主性就开始摇摆,想要依靠美国的惯性复燃,甚至欧盟内流行的论调是,欧洲只有在跨大西洋关系中投入更多资源,更多地主动向美国示好,才能得到美国的重视,也才能留住美国人的心。但现实是残酷的,阿富汗事件击碎了欧洲方面一厢情愿的幻想。当然,欧洲方面此次是否确已幡然醒悟,还是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并非确定之事。这和欧盟组建快速反应部队的成功可能性不无关系。一方面,美国虽然乐见欧洲加强防务建设,为美国的战略力量重新部署分摊负担,但它绝不允许欧洲脱离美国的掌控。北约秘书长已经放话警告,他虽然支持欧盟这一计划,但是强调,该军事力量不能占用北约资源,也不能取代北约。另一方面,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启动和投入还受到欧盟内部掣肘。毕竟欧盟早在2007年建立过1500人的作战部队,却由于各国分歧而始终未能真正投入使用。而且,围绕欧洲快速反应部队建设的讨论也已有十多年,博雷利认为,一些事务的发展需要历史性事件的催化,阿富汗事件就是这样一个能够带来突破的历史性事件。鉴于欧盟各国在引入特定多数表决机制提高决策效率以及费用分摊上仍存在很大分歧,因此,博雷利的期望能否实现,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阿富汗事件促使欧洲重新审视其与美国的同盟关系。阿富汗的局势也进一步表明,当前全球性挑战层出不穷,迫切需要中欧双方坚持正确相互认知,携手应对各种挑战。为此,在中欧关系的未来发展中,也需要欧洲在军事、经济和产业等各个领域,切实加强战略自主的行动,而不是盲目追随美国,沦为美国全方位打压中国的棋子,不断将中欧之间的合作主基调引向制度对抗的歧途。同时,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组建,理应成为欧盟为世界和地区和平作出贡献的支撑,而不应成为欧盟妄图以民主、自由和人权为名在全球推行干涉主义的工具。如果欧洲国家自甘矮化或念歪了经,它们就将最终重蹈阿富汗式的“溃败”。(郑春荣,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编:吴正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