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侵犯人权五宗罪之二:种族主义,少数族裔饱受欺凌

种族主义是一种蔓延进美国社会各个角落的“疫病”,跨越数个世纪都找不到“疗法”和“疫苗”。在弗洛伊德案审理之际,发生在明尼苏达州的又一起黑人男性遭警察枪击致死案,再度点燃了公众的怒火。在美国,这样的重叠…

种族主义是一种蔓延进美国社会各个角落的“疫病”,跨越数个世纪都找不到“疗法”和“疫苗”。在弗洛伊德案审理之际,发生在明尼苏达州的又一起黑人男性遭警察枪击致死案,再度点燃了公众的怒火。在美国,这样的重叠,很难说是巧合。一再出现的恶性种族暴力事件,让美国社会难以喘息,不断拷问着这个国家的良心。

那些进入全美视线的恶性种族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其下的是更为普遍的系统性不公。过去一年多来,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更多人看清了这个埋在水下的庞然大物。大量数据表明,非洲裔、拉美裔等美国少数族裔遭受了疫情不成比例的打击。在此背后,是美国不同族裔在经济社会资源占有上存在的普遍失衡。霍华德大学医学院非洲裔副院长采利娅·马克斯韦尔博发出如此感叹:“看看我们这个族群,这里是食品荒漠、交通荒漠、教育荒漠……一切有利健康的社会因素我们都不具备。”

据美国凯撒家庭基金会的一项研究,2010年到2018年间,非洲裔美国人没有医保的比例是白人美国人的1.5倍。拉美裔美国人没有医保的比例比白人美国人高出2.5倍以上。高昂的医疗费用迫使大批少数族裔放弃治疗。即使进入医院治疗程序,少数族裔遭受的不公也未结束。《纽约时报》报道称,大量研究表明,非洲裔病人得到的治疗往往不如白人病人。在疫情应对的经济战场,少数族裔也面临着系统性不公。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去年2月至4月,41%的非洲裔美国人经营的企业出现倒闭,同期白人经营的企业倒闭的比例为17%。美国“政客”网站就此分析指出,非洲裔美国人一直面临着一种“有据可查的经济歧视模式”。例如,相比有相似信用状况的白人,非洲裔更容易被拒绝发放贷款,且即使获得贷款,也往往需要支付更高的利息。

类似状况出现在美国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有色人种在美国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中的比例约为1/3,却占被监禁未成年人总数的2/3。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白人家庭的财富中位数是非洲裔的42倍,是拉美裔的23倍。据《今日美国报》网站报道,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白人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73.7%,而非洲裔家庭的住房拥有率却只有44%。全球13000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中,非洲裔仅占4%,该机构在业务培训中不成比例地淘汰非洲裔申请者。美联社的报道指出,种族主义创伤基于多个世纪以来的压迫制度和种族主义行为,这些问题已经深深地嵌入这个国家的肌理。

事实上,大量民调结果显示,美国大多数公众都对目前的种族状况存在不满看法。但在政治决策中,与种族不公问题相关的许多改革举措,却总是遭遇政治流产。弗洛伊德案发生后出现的警察执法改革法案,至今依旧躺在美国国会。当前的美国政治更加陷于分裂,因此也更难就弥合种族创伤、恢复种族正义推出实质性举措。一些政客甚至公然拥抱极右翼思潮,玩弄身份政治与话语游戏,为“白人至上主义”推波助澜。疫情以来,美国亚裔群体遭受的歧视与不公迅速增多,这一方面暴露了长期存在的针对亚裔的歧视与偏见,另一方面也与政治人物推销仇外主义的恶劣示范密切相关。此前,一名美国外交官只不过是因为在国际场合承认了美国的种族主义危机,蓬佩奥等人就对其展开围攻。这些现象无不说明,政治棱镜正让一些美国人看待种族问题的视线变得失真。

现任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当天即谈到该国“一场酝酿了近400年的种族正义呐喊”,并将增进种族平等作为任内四大优先事项之一。这样的雄心壮志,公众难免有似曾相识之感。12年前,首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曾给美国社会带来类似的“改变”期盼。然而,随后的历史已充分表明,要想真正缓解种族矛盾,美国需要的远远不止是慷慨激昂的政治话语。如今,美国种族问题愈演愈烈,已成为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人权问题之一。今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美国国别人权报告时,有110多个国家对美国人权问题提出批评。面对这场愈发严重的种族“疫病”,美国如果继续难有实质行动,其加之于己的人权神话,恐怕只会更显荒唐。(胡泽曦)

责编:张婧妍